第一次看到春菊,是在25年前的馬賽,黃伯伯的飯店裡,他請我們吃火鍋,拿出一大把我沒看過的菜,像是捲鬚生菜,結果是他說是「茼蒿」。吃起來真的有那麼點茼蒿味,撫慰了遊子在異鄉的胃囊。後來台灣也漸漸出現這個叫「山茼蒿」的蔬菜,然而,我更喜歡跟著日本人叫它「春菊」,感覺就嫩嫩的,綠綠的,吃起來比傳統茼蒿有更清新的香氣,涼拌、煮湯、清炒都好吃。今天冰箱理只剩下一小把,跟著火腿、蒜片、還有那天做的油漬茶豆一起翻炒,真是有滋有味,是春天的味道!

Facebook 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